您的位置:首页 > 小说 > 少妇小说 > 美肉母女的香乳淫臀

朱雄吩咐车夫找了一间客栈,安顿好林玉珍,一个人走在萍乡县的大街上,探听到了极乐帮的总舵所在。朱雄依言走了半里,只见前面一座大宅,门口竖着两面大旗,悬着一块门匾,上书「极乐」两个篆体金字,好不威风。朱雄大踏步走到门口,两名卫士见朱雄形象猥琐,喝骂道:「哪里来的丑汉,敢在我极乐帮前撒野。」朱雄也不理他们,径直走进门中,两名卫士大怒,拔刀来砍,却听「蹡踉」一声,手中长刀只剩下刀柄。两人被朱雄出神入化得武功震慑,竟是作声不得。朱雄大笑一声,声震屋瓦。

宅子中忽然闪出一道青影,原来是个师爷打扮的儒雅人物,抱拳道:「阁下好俊的身手,在下极乐帮管事鲁庄,不知朋友怎么称呼?」朱雄道:「我是贵帮秦宝峰老帮主的传人。」鲁庄一听大惊,原来极乐帮僻处江西,声名不显,秦宝峰老帮主更是二十年前就已失踪,帮中除了核心人物,知者甚少,当下问道:

「不知秦老帮主在何处?」朱雄面做沉痛之色道:「秦老帮主十年前已去世,临终前将他得到的大欢喜秘笈全部传给在下。」原来,朱雄得到的大欢喜秘笈中,有秦宝峰的一段长批,说大欢喜秘笈是极乐帮的镇帮之宝,可惜大多数人功力未到,无法修习其中的精深功夫。二十年前此书被一个极强的高手偷走,秦宝峰一路追踪,最后与那高手苦战一场,那高手被他打死,秦宝峰也受了重伤,临死前把此书的缘起悉数写下。朱雄说自己认识秦宝峰固然是撒谎,但他确实因为此书而知道了极乐帮的情况。

鲁庄当下引朱雄进房,告诉他帮主和帮中的领导都在大厅中。朱雄一进大厅,不禁吃惊。只见大厅中,帮主居中而坐,两排显然是帮中领导人物,正在谈话。

令人吃惊的是,从帮主以下,每个人的胯间都跪着一个美女,正在卖力地吹箫。

鲁庄不以为怪,对着居中的帮主行了一礼,道:「王帮主,这位是秦老帮主的传人。」接着把朱雄介绍了一番。那王帮主对朱雄意存轻视,按住胯下美女的头,把肉棒深插进美女的喉咙里,美女发出呜呜哀鸣,猛然间王帮主浑身一紧,把精液射进胯下美女的喉咙深处。

王帮主拍怕美女的头,猛地把美女抱起,双掌一推,只听美女惊呼一声,已直直向朱雄飞来。朱雄见王帮主猛下杀手,心中略怒,内功发动,把那美女轻轻一带,推向一边。正在这时,王帮主已迅快无伦地闪到朱雄面前,一拳猛击向朱雄敞开的胸口。朱雄微笑,一手伸出,「啪」地一响,捉住王帮主的拳头,微微用力,王帮主脸色惨变,「卡卡」一向,拳头竟被捏碎,不禁惨呼:「我投降!

我投降!」说着跪了下来。朱雄松开手,只听王帮主说道:「从今日开始,极乐帮主的位子就由朱先生来做!」朱雄点头道:「很好!」一掌击在王帮主的头上,顿时王帮主头骨碎裂,横死当场。

众人见朱雄武功神奇,下手狠辣,都惊呆了。一时间都把胯下美女推开,当场跪下,道:「我们愿奉朱先生为帮主!」朱雄哈哈大笑,袍子一拂,大跨步坐上头把交椅。这个不久前的无名小卒,现在不但成了天下数一数二的大高手,也成了这一雄霸一方的大帮派的帮主。

鲁庄命人把王帮主的尸体抬出去了,退到朱雄的跟前,像个仆人一样恭敬站立。朱雄突然问道:「鲁总管,白振南何在?」只听一个人跪伏而前道:「属下白振南,敬候帮主吩咐。」朱雄满意地点点头,道:「我有很多事情要请教你。」原来,大欢喜秘笈中秦宝峰的批示中记载,白振南是名水平极高的神医,极乐帮将他绑架来做了帮中医生,所以朱雄认识他。

白振南听得朱雄这样说,磕头道:「属下不敢,定当效犬马之劳!」朱雄呵呵一笑,道:「大家回座位吧!」众人才敢坐到位子上。鲁庄察言观色,让人抬了一把椅子放在大厅中央,让白振南坐下好说话。

朱雄道:「从今天开始,我就是帮主了。只要大伙儿听我话,一定让大家极乐!」众人齐声叫好,朱雄又挥了挥手,说:「你们刚才让女人伺候得快活,现在可以重新开始!他奶奶的,老子就是喜欢一边做事一边干女人。」众人听他爆粗,更觉亲近,那些刚才吹箫的女人纷纷又跪到他们胯下,卖力地伺候起来。

朱雄笑道:「白先生医术高明,不知对调教之术有没有心得?」白振南道:

「房中术本来就是医术的一种,属下正好略有些研究。」朱雄道:「那好,我先问个小问题,我最近搞到一个女人,破了她的屁眼,结果弄得她受了重伤,现在基本恢复了,要是再插,如何避免再弄伤?」白振南道:「破菊之法,要有其他事物辅助。属下正好配制了一种润油,对破菊有神效。」白振南说了一长窜复杂的药名,鲁庄命人到白振南的药房去取。过了一会儿那人把一罐玻璃瓶奉给朱雄。

朱雄点点头,说:「今天就散了吧,我先回客栈,明天再搬进来。」众人轰然应诺。

朱雄走回客栈,用轻柔的内力毫无声息地打开门,就看见师娘正坐在床头,面向窗外,从后面看去,背影呈夸张的葫芦形。

林玉珍呆呆地望着街景,思绪万千,一会儿想到失踪的丈夫,心乱如麻,一会儿想到被徒儿操弄,脸都羞得通红,一会儿又想到自己肉体的快感,下身竟微微湿了……这时,冷不防两只魔掌伸到胸口,一手一个握住自己的豪乳,恣意揉捏起来。林玉珍被揉得浑身酥麻,喘息道:「讨厌……」奶头却不争气地突了出来。

朱雄手臂一弯,把林玉珍掰转面向自己,林玉珍长得比他高,所以正好脸碰上高高耸立的肥乳。朱雄笑道:「师娘,我今天憋了一天尿呢。」林玉珍脸羞得通红,膝盖却不自觉地跪下。朱雄很满意这个身高比他高一截的高贵美妇如此下贱地跪在他面前,解开裤带,掏出大肉棒,对准林玉珍张开的小嘴撒起尿来。臭烘烘、黄澄澄、热腾腾的尿液积在林玉珍的小香嘴里,又一刻不停地流进喉咙中,竟然一滴也没漏出来。

撒好尿,朱雄命令林玉珍褪下裤子到脚弯处,露出两团肥熟无比的大白屁股,乖乖地撅着跪在床上。朱雄见师娘的粉穴已经渗出淫蜜,鄙视更深,伸手「啪」地拍了一巴掌,扇出一阵臀浪。林玉珍苦闷地「哼」一声,巨大的香臀竟骚浪地扭动了一下。朱雄笑道:「别急,别急。」掏出白振南给的润油,打开瓶盖,顿时异香满室。

林玉珍鼻中闻到香气,问道:「什么东西这么香?」朱雄说:「这是润油,用来辅助干屁眼的。」林玉珍一听要干屁眼,欲火顿消,慌张地用纤纤玉手遮住自己的屁门,恐惧地说:「不要、那里不要……要出人命的……」朱雄将浓稠透明的润油倒在手上,抹满自己的大肉棒,笑道:「师娘,我想干总能干得到,可是我强干的话师娘又要屁眼破裂,现在师娘不应该想什么不要,而应该想怎么样把屁眼张开,让我的鸡巴好进去一点。」林玉珍一听威胁,心想自己武功全失,根本无法反抗,与其生不如死地被强行破肛,不如配合顺从降低痛苦。她素来懦弱,当下只好用纤纤玉手掰开肥硕的臀瓣,尽量把粉红色的菊轮扯开到极限,呜咽着说:「雄儿轻一点,可怜可怜师娘……」朱雄把沾满了油的龟头顶在师娘的屁眼上,深吸一口气,屁股一顶,大肉棒在油的辅助下尽根而入。林玉珍惨呼一声,感觉自己的大屁股仿佛撕裂一般。朱雄再深吸一口,感受着大肉棒被肛肉紧夹的美味,同时也适应环境忍受快感以免提前泄精,这才缓缓拔出肉棒。令人惊喜的是,虽然肉棒上带了一点血丝,却再也没有血流如注的惨况,于是再接再厉,大肉棒又插了进去。

林玉珍却觉得屁股里好像一根锯条在抽插,痛得死去活来,细腻的肌肤上满是香汗,蜜桃形状的巨臀也不自觉得扭动,想要摆脱肉棒。朱雄强忍快感,破肉直进。说也奇怪,林玉珍疼到了极处,屁眼里竟然隐隐有一种酥麻感,渐渐地痛感减轻,每次肉棒退出,屁眼里反而感到空荡荡的。原来这正是白振南秘制润油的妙处。这种润油混合了西域和南海传来的几种强烈迷幻毒品,能够把女子的屁眼改造出不压于蜜穴的快感。朱雄快速抽插,林玉珍的酥麻和空虚也越来越强烈,两只掰开屁眼的手不禁放下。朱雄插了百来下,终于忍不住爆发,林玉珍只觉屁眼里被一烫,爽得浪叫一声,蜜穴竟不禁流出淫露。

朱雄在师娘紧窄的屁眼里射了精,意犹未尽地拔出了大肉棒,林玉珍蓦然觉得肠内一空,竟然不满足地哼了一声。朱雄掰开师娘的大屁股,看着粉红的屁眼撑成了一个小孔,白浊的精液从中淌出,顿时感到心满意足,拍了一掌师娘的大屁股,命令她转过身来,朱雄则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,把刚从师娘屁眼里拔出的肉棒直接塞进师娘嘴里。林玉珍只好为徒儿用嘴清理肉棒。

第二天,朱雄在极乐帮众的迎接下,搬进了极乐帮在萍乡的大宅子里。看到豪宅的富丽,林玉珍也吃了一惊,心想徒弟从哪儿得到这么大一笔财富。大宅里有两个俏丽的婢女,一个叫小琴,一个叫小兰。朱雄让她们伺候林玉珍。

安排妥当,朱雄带了师娘走进议事大厅。帮中领导只听说帮主带了一个绝色美女,没想到一见之下,林玉珍之美竟超乎想象,而且一双大奶子一对大屁股,肥大得令人吃惊,一见之下,每个人的裤子不禁都顶起了帐篷。

朱雄坐在交椅上,对众人道:「这是我的师娘,郝连堡的夫人林玉珍。」众人「哦」了一声,原来林玉珍武林第一美女之名早已名驰天下。林玉珍是传统的妇道人家,被一群男人盯着,颇感不自在,却听朱雄说道:「师娘,大家都知道你呢,何不给我们看看?」林玉珍疑道:「什么?」朱雄仰天打个哈哈,道:

「师娘这双大奶子,这对肥屁股,天下闻名,可惜只有我和师父享用过,今天何不脱了衣服,让大家一饱眼福?」林玉珍从未想象过世间竟有这么下流的话,气得浑身发抖,颤声道:「你……你这忤逆徒弟……」朱雄无耻地道:「师娘的屁眼我都插过了,我还把你的小嘴当尿壶使呢,还什么忤逆?师娘分明开心得很。」林玉珍满脸通红,羞愤交加,不禁流下泪来。她无地自容,忽然掩面奔出了大厅。

鲁庄正要派人阻拦,朱雄一挥手,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。

第二天帮众照常来到大厅开会,有个帮众说到最近来的江西布政使是个贪官,只要花上几万两银子,就能买下萍乡县的县令。现在的县令虽然被极乐帮收买,但到底不是自家人,令人放心不下,不如贿赂布政使,由朱帮主自己做县令。朱雄听得心中大喜,赶紧派那人快马去南昌,办妥此事。

等到事情商议完,帮众正等朱雄退堂,忽听外面脚步声,原来是小琴和小兰扶着林玉珍进来了。林玉珍穿着一袭长袍,朱雄含笑道:「师娘,你给大家瞧瞧。」小琴和小兰退向两旁。只见林玉珍面无表情,忽然众人眼前一花,再看时眼珠子差点瞪出来。原来林玉珍的长袍脱落,里面竟是一丝不挂,豪乳巨臀,一身丰美肉体,竟然尽收眼底。众人肉棒怒涨,只听朱雄道:「师娘,你给大伙儿仔细看看你的屁眼。」林玉珍脸色微红,点头轻轻说了声「是」,走到一个帮众面前转身背对,把大屁股高高撅起,掰开臀肉露出屁眼,恬不知耻地说:「请大哥欣赏贱奴的屁眼。」那帮众肉棒差点炸裂,只见林玉珍粉嫩的屁眼结了一圈铜钱大小的肉廓,显然已被尽情开发。林玉珍竟像一个卖屁眼的娼妇,在一个个帮众面前撅巨臀露嫩肛,有时还摇摇大屁股,说不出地淫荡下贱。

等到所有人都欣赏了她的屁眼,赤裸着一身美肉的林玉珍跪在大厅中央,等待发落。一个帮众不禁小声问小琴:「这个女人昨天还倔强得很,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听话?」小琴掩嘴悄声说:「还不是帮主手段厉害。昨天帮主把他师娘剥得只剩下一条红肚兜,左手捆左脚,右手捆右脚,迫她张开双腿——我看这个女人虽然是帮主的师娘,骚穴却嫩得像大姑娘似的——然后啊,帮主把师娘摆成屁股朝天的姿势,拿一根点燃的蜡烛插在师娘的骚穴里,然后把师娘在那间房里锁了一夜。我们在外面听她惨叫了一夜,后来都叫不出人声来了,今天早上帮主把房间打开,师娘粉扑扑的阴户上都是凝结的蜡泪,然后帮主把它们一块块剥下来,把阴毛都扯掉了,师娘又是一阵惨叫……然后师娘就服服帖帖,帮主叫干啥就干啥了。」那帮众虽然无恶不作,却也听得不寒而栗。

正在这当儿,朱雄命小琴和小兰再把林玉珍像昨天晚上一样捆好手脚,体积惊人的大白屁股向上,一口骚穴一口嫩肛恬不知耻地朝天,随着美少妇的呼吸轻微蠕动。林玉珍不知道朱雄要怎么处置自己,心中隐隐感到不安。这时白振南站起来,吹了一口哨,外面两个大汉抬进两个木桶。帮众看到其中一个大汉掀起第一个木桶的盖子,里面是满满一桶暗红色的液体。白振南拿出一个细嘴漏斗,插在林玉珍的屁眼里。漏斗插入,林玉珍的肛肉把它紧紧夹住。白振南示意了一下,那大汉提着木桶放到白振南跟前。白振南从木桶中摇起一勺暗红色液体,慢慢倒入漏斗中。林玉珍只感到液体缓缓流入屁眼,初时也不感觉到什么,等到流了一小会儿,林玉珍忽然发出一声极为凄厉的惨叫,帮众只见她雪白粉嫩的肌肤霎时间变得发烧一样通红。朱雄看到师娘顿时涕泗横流,脸蛋也像发烧一样,不住惨叫:「烫死了……疼死了……」只听白振南道:「启禀帮主,这一回灌的是我特别配制的辣椒油,别名叫『烧断肠』。」说着又舀了一勺灌进漏斗里,林玉珍又是一声哀嚎,疼得浑身香汗淋漓。叫声凄惨得连极乐帮众都听得不忍。

字节数:10306